欢迎来到广州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二类 >

正在为其过去掉过的坑交着价格不菲的并购学费

日期:2019/01/11 21:28

  A股市场上跨界的故事一直在上演,他们大多都只留下落寞的背影,而维维股份,就是其中之一。

  2000年上市以来,曾经的豆奶大王维维股份经历了多次跨行业尝试,但屡次折戟。

  从2000年6月上市,豆奶大王维维股份(600300.SH)已走过上市的18年,十二年一轮回,经历了一个半轮回后,公司营收从上市当年的47.63亿元下降至2017年度的46.47亿元,净利润则从2000年的2.04亿元下滑至2017年的7,484.09万元。

  但2017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则是亏损8,591.68万元,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2000年的2个亿其实已经是个相当可观的利润。

  从2018年中报披露的营收构成看,公司目前的主业明细构成包括了固体饮料类产品、动植物蛋白饮料类产品、精制茶类产品、酒类产品。

  实际上,上市以来,公司涉及的主业就包括牛奶、白酒、煤矿、茶叶、房产、畜牧养殖业等。

  但是,从多元化经营效果看,公司所投资的业务并没有带来业绩的增长,反而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

  2012年,公司以投资成本3.57亿元取得贵州醇酒业51%股权,2016年9月,公司再以2,800万元取得贵州醇酒业4%的股权。截止目前,公司共持有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

  贵州醇酒业也曾是中国最知名的白酒品牌之一,虽然与声名显赫的茅台同处贵州省,但作为二类酒,贵州醇酒却没能沾点贵州茅台的光,从2012年公司接手后,贵州醇酒业的亏损没有任何改善。

  做大做强贵州醇酒业,使之回归中国白酒主流市场的梦想,也随着近期公司拟出售贵州醇酒业的公告而破灭。

  (图2:贵州醇酒业2012年以来营收及净利润(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从图2可以看到,2012年以来,贵州醇酒业营收规模持续缩小,净利润年年亏损,没有一年出现业绩扭亏为盈的情况。从2012年至2018年上半年,6年半的时间里,贵州醇酒业已经累计净亏损3.12亿元。

  上市公司花费了3.85亿元买来的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买来了一年又一年的亏损,最终不得不忍痛断臂止血,拟以2.75亿元向控股股东维维集团转让全部55%股权。

  上交所在2018年12月14日对公司拟转让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交易向公司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以前年度四季度业绩情况,判断本次交易对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影响,说明是否存在年末突击创利的考虑等事项。

  从图2、图3可以看到,贵州醇酒业营收规模持续下滑,经营亏损的局面丝毫未见改善,受亏损业绩影响,净资产最近五年也不可避免的处于不断下降的通道中。

  但是,公司却于2016年9月与北京红石泰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签订《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以2,800万元的价格取得北京红石泰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的贵州醇酒业4%的股权,股权受让完成后公司持有贵州醇酒业55%股权。

  从公司取得51%的股权对应投资成本3.75亿元测试,4%的股权对应的股权金额为2,800万元。

  历年年报中披露的贵州醇酒业主要会计数据显示,不管是经营业绩还是财务状况,2016年的贵州醇酒业都不是2012年公司接手时的贵州醇酒业,而公司仍然以2012年的估值作为2016年购买新增4%股权的参照基础。

  到了2018年6月,公司又公告拟以2.75亿元向控股股东甩卖所持有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这两次交易,结合贵州醇酒业看,前次高买后次低卖的操作,并不符合交易逻辑。

  此外,上交所在12月14日的问询函中,要求公司明确说明评估价值48,262 万元对应的是母公司单体报表所有者权益价值,还是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价值。

  2009年10月,公司开始控股湖北枝江酒业。其中,2009年第一次收购51%股权的成本为3.48亿元,2013年增持第二次20.999805%股权的成本为2.40亿元,因投资枝江酒业产生的商誉为0.69亿元。

  此后,因枝江酒业盈利能力下降,公司分别于2014年确认商誉减值1,000万元,2017年确认商誉减值1,800万元。

  不过,在累计计提了2,800万元商誉后,枝江酒业在2018年上半年却收获了5,107.92万元的净利润,销售净利率飙升至13.00%,是不是表明枝江酒业的盈利能力在大幅提升呢?

  让人怀疑的是,最近几年枝江酒业的营收持续萎缩,销售净利率常年在低位徘徊,最高的2013年销售净利率为8.86%,此后年份就从未超过3%。

  就算2018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枝江酒业销售净利率没有问题,但是由于营收规模的不断下降,其净利润增长的空间也是难以持续的。

  最近的2016年、2017年,公司在其年报中已披露了四起重大资产和股权出售事项。

  2016年12月27日,公司与控股股东维维集团签订《出售房地产业务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出售印象城、万恒、南湖三家子公司股权,剥离房地产业务。三家房地产公司的股权转让价款合计1.97亿元,增加当期股权转让收益人民币1,110.84万元。

  2017年9月,维维股份子公司维维创新投资,转让了无锡超科食品公司10%股权,协议作价6,500万元。维维股份在转让无锡超科食品10%股权的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增加维维创新投资转让收益3,805.59万元,增加上市公司净利润2,854.19万元。

  2017年12月,维维股份子公司枝江酒业出售湖北银行0.93%的股权,协议作价人民币约1.11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枝江酒业形成收益1.04亿元,扣除所得税后增加枝江酒业净利润6,053.55万元,增加上市公司净利润4,298.02万元。其实从这点也可以看出,2017年枝江酒业实际亏损额还要更大。

  2017年10月,维维股份子公司贵州醇酒业出让了部分闲置土地资产,交易总价8,352.80万元,因相关资产的过户手续尚未办妥,当年度贵州醇未确认转让收益。

  前述2017年转让无锡超科食品公司10%股权及湖北银行0.93%的股权,已累计增加公司当年度7,152.21万元净利润,占到公司年度净利润的近70%。

  12月12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对上市公司的发展提了五点建议,其中一点就是建议上市公司专注主业。

  维维股份目前不断的剥离过去多元化并购的资产,正在为其过去掉过的坑交着价格不菲的并购学费,布局多元化的梦也随着出售贵州醇酒业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