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二类 >

但是从枝江酒业仍然被保留来看

日期:2019/04/01 17:03

  对于投资者而言,在资本市场的维维豆奶却是另一个模样。当年在豆奶圈就给人时尚出位印象的维维,自成为“豆奶大王”之后,就开始大举开疆拓土:地产、金融、医药、酒业、煤矿、茶叶等多个领域都有其身影,但往往都是铩羽而归。

  维维豆奶如今已经成为诸多知名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跨界次数颇多,成果寥寥无几。其中最为出名的一次跨界,就是入主贵州醇,成为贵州茅台的同业竞争对手,只是,维维豆奶似乎不胜酒力,自2012年控股贵州醇以来,就持续亏损,直到前不久终于卖掉贵州醇的股份,决定“正式”戒酒。

  12月11日,维维股份披露关于子公司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于日前与控股股东维维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后者以2.75亿元的价格接手前者所持有的贵州醇酒业55%股权。

  传言了半年之久的贵州醇易主一事最终尘埃落定,结果却是维维股份将贵州醇转让给了维维集团,此举普遍被解读为,临近年底的突击创利行为。

  资深证券分析师曹鹤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在年底前采取这类突击创利手段并不罕见,从合规的角度来看,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最终并不能解决上市公司盈利难的客观问题。

  作为豆奶领域的领军品牌,维维豆奶曾经风靡一时。2012年,当时还颇为意气风发的维维股份,以3.57亿元的投资成本取得贵州醇酒业51%股权,待到2016年9月,维维股份再以2800万元取得贵州醇酒业4%的股权。此后,维维股份共持有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

  维维股份此前被誉为“豆奶大王”,虽说白酒也同属液体饮品,但是白酒市场的竞争似乎要更为激烈,自维维2012年入主以来,贵州醇酒业营收规模就持续缩小,净利润年年为负,没有一年出现过业绩扭亏为盈的情况。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贵州醇历年财报发现,从2012年至2018年上半年,6年半的时间里,贵州醇酒业已经累计净亏损3.12亿元,成为维维股份旗下重大不良资产。

  早在今年6月,就传出维维股份有意转让其掌握的全部贵州醇股权,由于贵州醇的持续亏损,转让对象只能是控股股东的维维集团,即将贵州醇板块从上市公司当中剥离。

  从公告当中了解到,此次关联交易是根据维维集团和维维股份发展的总体战略规划作出的,所得款项主要用于补充维维股份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交易完成后维维股份将取得转让收益4900万元,对当年利润有一定影响。此外,由于贵州醇酒业借用上市公司资金金额为2.26亿元,维维集团承诺收购完成后六个月内归还上述资金的本金和利息。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今年1月29日,维维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在持续对酒业进行调整,没有转让意向。但是到了年中,将贵州醇酒业从上市公司中剥离的消息就公告业界,年底之前就正式转让,态度可谓180度大转变。

  维维股份戒酒决心如此坚决的原因,或许与维维股份自身困境以及贵州醇连年亏损有直接联系。

  食品饮料行业独立评论员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维维股份在白酒行业发展不顺,未来很有可能也会剥离枝江酒业。

  贵州醇酒业曾是中国知名白酒品牌之一,与声名显赫的茅台同处贵州省,但作为二类酒品牌,贵州醇酒却没能沾到贵州茅台的光,从2012年维维股份接手后,贵州醇的亏损状况没有实质改善。

  做大做强贵州醇酒业,使之回归中国白酒主流市场的梦想,也随着近期公司拟出售贵州醇酒业的公告而破灭。

  单纯从维维股份花费3.85亿元买来的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在连续7年亏损之后,最终拟以2.75亿元向控股股东维维集团转让全部55%股权,此次交易中引入关注的焦点在于:贵州醇在维维股份报表中体现的账面价值为55435 万元,但交易评估值只有48262万元,这意味着贵州醇在此次交易中资产缩水7173 万元。

  维维股份在年底前选择突击转让股权,也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12月14日上交所对维维股份拟转让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交易向其下发了问询函,要求维维股份结合以前年度四季度业绩情况,判断本次交易对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影响,说明是否存在年末突击创利的考虑等事项。

  维维股份3日后回复上交所问询称,此次所售贵州醇股权资产评估值较账面值低,主要是因为长期股权投资净额减值。此外,公司计划回归大食品板块,分批次剥离非主营业务,此次交易不存在年末突击创利问题。

  维维股份对此表示,贵州醇资产减值主要来自于长期股权投资方面。其中投资贵州醇控股子公司贵州贵之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投资兴义市贵州醇销售有限公司,评估合计减值15129.41万元。

  维维股份表示,此次出售贵州醇酒业股权将收回资金2.75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处置收益将增加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4919.19 万元。

  对于上交所质询的突击业绩的说法,维维股份回函解释称,此次股权转让交易并非年末突发事件,是按照买卖双方的计划和安排实施的,没有年末突击创利的考虑。

  据悉,维维股份制定的中长期战略是逐步回归大食品主业,并分批次剥离非主营业务,于2013年和2016年分别完成了对煤炭资源板块和房地产板块的剥离。

  有市场分析人士此前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历年年报中披露的贵州醇酒业主要会计数据显示,不管是经营业绩还是财务状况,2016年的贵州醇酒业都不是2012年公司接手时的贵州醇酒业,而维维股份仍然以2012年的估值作为2016年购买新增4%股权的参照基础。

  到了2018年6月,公司又公告拟以2.75亿元向控股股东甩卖所持有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这两次交易,结合贵州醇酒业看,高买低卖的操作,不太符合常规的交易逻辑。

  因此,上交所在12月14日的问询函中,要求公司明确说明评估价值48262 万元对应的是母公司单体报表所有者权益价值,还是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价值。

  账面上已经戒酒的维维豆奶,似乎并非一心回归本业,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资料显示,在入主贵州醇之前,维维股份还控股枝江酒业,2009年10月,维维股份开始控股湖北枝江酒业。其中, 2009年第一次收购51%股权的成本为3.48亿元,2013年增持第二次20.999805%股权的成本为2.40亿元,因投资枝江酒业产生的商誉为0.69亿元。此后,由于枝江酒业盈利能力下降,维维股份分别于2014年确认商誉减值1000万元,2017年确认商誉减值1800 万元。

  公开数据显示,枝江酒业近几年也存在销量和利润下降的情况,只是相对情况要好于贵州醇。

  从2000年6月上市,豆奶大王维维股份已走过上市的18年,公司营收从上市当年的47.63亿元下降至2017年度的46.47亿元,净利润则从2000年的2.04亿元下滑至2017年的7484.09万元。

  从2018年中报披露的营收构成看,公司目前的主业明细构成包括了固体饮料类产品、动植物蛋白饮料类产品、精制茶类产品、酒类产品。

  上市以来,维维股份涉及的主业就包括牛奶、白酒、煤矿、茶叶、房产、畜牧养殖业等。只是,多元化经营效果并没有带来业绩的增长,反而拖累了公司整体业绩,此次转手贵州醇原本被认为是回归主业的做法,但是从枝江酒业仍然被保留来看,维维股份并不死心。

  有业内评论认为,维维股份并不了解跨界对象的行业情况,因此造成了枝江和贵州醇都难有起色,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维维股份以豆奶行业规范来约束白酒企业,打破厂商平衡,最终影响酒业正常运营。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指出,维维股份进军白酒行业源自当年白酒业的爆发增长,仅将其做为一个短平快的投融资项目,并没有进行过多的资源倾斜和扶植。